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 第1005章 ?帝后往事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他的新娘尉迟珊无力地跌倒在地,睁着黑漆漆的杏眼凝视他,眼底盈满不敢置信的泪水,他却没有去扶的意思。

    他低眉敛目,从容不迫地解开系带,将那身鲜红的衣裳丢进江水里,任由它随波而去。

    他白衣胜雪,束着长发的红绸被风吹走,满头青丝犹如肆意飞舞的墨渍,江风吹拂着他的宽袖和袍裾,他的神情是如此冷静,仿佛他毁掉的并不是自己的婚礼。

    南宝衣轻声:“我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娘娘偏偏不信。”

    到底是当过女帝的人,沈姜摩挲着杯盏,格外平静:“阿潮,你想做什么?”

    沈议潮恭敬地朝她深深作揖。

    他道:“姑母,这场婚礼,并非我之所愿。我只是利用它,将江左高门全部聚集在这里。我的死士提前在酒水里下了药,对不住在座诸位了。”

    尉迟珊泪流满面。

    她拼出吃奶的力气,伸出手死死拽住沈议潮的袍裾:“夫君……”

    沈议潮连眼皮都没抬,像是嫌恶她般抬步走远,在一座食案前撩袍落座。

    他斟酒:“尉迟大人。”

    众人下意识望向尉迟长恭。

    尉迟长恭早已恨得气血逆流,正欲怒骂,却听见江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一把遍布狼牙的沉重铁锤,被重重抛上了岸。

    随即,一双肮脏的手攀上江岸,那人发出桀桀怪笑,身穿破碎陈旧的黑色细铠,慢慢从江水里爬了出来。

    南宝衣看得新鲜。

    她还以为沈议潮安排了怎样的夺权大戏,没想到他的底牌就是一个从水里冒出来的刺客……

    这刺客跟她爹一般年纪,牙齿都黑了,想来功夫不怎么样。

    她正要开口嘲笑沈议潮两句,却发现沈姜脸色苍白的可怕。

    “娘娘——”

    她刚唤了一声,沈姜手中的酒盏砰然砸落在食案上,酒水洒在她华贵的裙子上,她却浑然不觉。

    昔日锋利的丹凤眼死死盯着那个中年男人,她唇瓣翕动得厉害,却无法发出半点声音,像是撞见了人世间最恐怖的事。

    南宝衣怔住。

    再看那男人和尉迟长恭有四分像,她突然冒出一个骇人的念头——

    这个男人,难道就是当年欺辱沈皇后的尉迟卿欢?

    不是说被五马分尸了吗?

    她转向那群江左世家,尉迟长恭面露惊恐,其他人同样脸色惨白,一副见了活死人的表情。

    尉迟卿欢站在中央,恣意地扯了扯破碎的细铠。

    他捡起那把狼牙铁锤,重达两百斤的锤子在他手中赫赫生风地挥舞,像是无足轻重的道具。

    他舔了舔乌青泛黑的唇,神情玩味地扫视过所有人,声音嘶哑难听:“从谁开始呢?在座的,可都是背叛者。”

    ……

    “父亲又输了。”

    江北军营。

    沈议绝注视着黑白交错的棋盘:“今日与父亲对弈三局,父亲却都心不在焉,可是长安出了事?”

    天子御驾亲征非同小可,四皇子萧随镇守朝堂,沈行书负责南下运粮,也是这几日天气放晴了,他才押送粮草抵达江北的。

    沈行书将手中的棋子丢进棋篓,抬手揉了揉眉头。

    他靠在椅背上,活动了一下双肩,道:“为父不喜欢江南。二十多年前曾来过一趟,如今再来,回想起当初的经历,十分不痛快。”

    不远处,顾崇山正和萧弈对弈。

    他捻着黑檀佛珠,哂笑:“沈太宰莫非是在江南惹下了风流债?若是有几个私生子遗落在这边,确实会叫人不痛快。”

    萧弈凉幽幽的:“有私生子也不算坏事。比如九千岁,若能有个私生子,想来是要举国放炮庆祝的。”

    顾崇山:“……”

    完全没办法和萧道衍交流。

    他翻了个白眼,专心研究棋局,懒得再说话。

    沈行书望向窗外。

    江水浩浩,奔流不回。

    江风隐隐传来爆竹声,听说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孽子,又惹下的一笔风流债。

    而他那个荒唐的妹妹,大约正在吃喜酒。

    他一口干了一盏烈酒,重重放下酒盏。

    他沉声道:“当年,阿姜曾在江南出了事。说起来叫人无法启齿,她被当时的尉迟家主尉迟卿欢擒获,关在了别苑整整半个月。”

    屋中沉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