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1/2)

作品:《小良药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精彩·尽在·无名()

    上京今年的秋格外短,冷风吹得人脸颊生疼,而离真正入冬还有些日子。

    草木凋零,连猫狗都变得怠惰,缩在角落打盹。

    变天总是猝不及防,周攻玉忙于政务,对这些不上心,很快就染了风寒。

    无论是多麻烦的事,交给周攻玉处理,他总能用最好的办法解决,出色到让人无可挑剔。连朝野中几个刁钻严苛的老臣也时不时夸他,同时不满皇上对于周定衡的过于宠爱。

    这次的政务皇上愿意交给他,周攻玉其实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这件事要是做好了,必定会赢来不少民心,甚至在朝堂上都会有不小的分量。以往这种事他总是会自己解决,再不济就当做奖赏一般交给周定衡。

    皇后知道周攻玉处理得很好,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催促他去向皇上请功,让他看看谁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周攻玉去了,皇上随口应了两句,就急着和惠妃一同去用膳。

    起初因为政事完成的出色,又被几个老臣称赞了几句,他心里是有些骄傲的。来之前这骄傲便像是一簇小火苗,燃得他心头有了热气,浑然感觉不到寒风的冷意。

    他的父皇什么都不必说,就能浇灭这簇微弱的火。

    阿肆知道此时周攻玉的心情不好,便劝道:“殿下要不去相府坐坐?”

    周攻玉淡淡扫他一眼,“为何?”

    阿肆实话实说:“姜二姑娘性子单纯,殿下和她相处时会自在许多。”

    这些话只有阿肆会说,的确是真话。

    无论是在朝野中,还是在皇宫里,勾心斗角是少不了的。皇帝有四个儿子五个女儿,除了周定衡和周攻玉之间,其他的宫妃皇子也是斗得死去活来,就连底层的宫女太监都会相互算计。

    皇宫就是个大染缸,只要进来了,哪管品性是如何单纯,最后都要惹一身污。

    姜小满从小就困在府里,认识的人少得可怜,就像意识不到自己处境有多悲惨,总是一副天真乐观的模样,偶尔哭哭啼啼,都是因为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周攻玉每次见到小满,她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还将自己视若珍宝的小玩意儿塞到他手里。

    若是哪一次,周攻玉没有带糖给她,姜小满必定是要扯着她的衣袖,仰着头唤他:“攻玉哥哥不要小满了吗?”

    想到这里,周攻玉放下马车的帘子,脸上是连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笑意。

    姜驰闹完事不久,雪柳端来几碟糕点,一看就是上好的,她院子里很少能吃到这样好的东西。

    雪柳以为小满从来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

    等她出去了,小满拈起软糯的糕点咬了一口,有梅子的清甜。

    这是老夫人的口味儿,糕点是从她的院子送来的。

    囫囵咽下,她蹭了蹭手上的糖霜,继续去拼那封被姜驰撕碎的信。

    信被拼好的过程中,内容也顺带看完了。

    最后几张拼上去时,姜小满发觉自己的手都在抖,眨了眨眼,滚烫的泪水落在纸页上,一会儿就晕开了墨迹。

    怪不得姜驰说姜月芙就要好起来了。

    传闻中三伏天的雪才能长出寸寒草来,一旦摘下立刻枯萎。

    这么难找的东西,竟让他们找到了。

    姜小满这才明白,她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做药引,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替姜月芙去死。

    寸寒草是毒,也是唯一能救姜月芙命的神药。可毒性太强,服下便会立刻身亡。

    唯一的解法就,是让服药的人从姜月芙变成了姜小满,届时姜月芙用了她的血做药,毒性便抵去了不少,还大大增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最好的办法。

    寸寒草剧毒,她必死无疑。

    姜小满突然想起来,不久前她还心心念念着,若是姜月芙病好,姜府的人用不着她了,是不是真的会把她送到远处的庄子。

    如果是那样,周攻玉还愿不愿意偶尔来见她。

    现在回想,只剩下可笑。

    桌上摆着的几碟子点心,无论口味还是卖相都极好,软糯香甜。

    此时看到,却只觉得扎眼。

    陶姒把一切都留在了信里。

    她说,南下到了益州,花开得比京城要好看。到春日,彩蝶纷飞,百花齐放,是真正的人间仙境。

    “若是活着,就离开京城,永远都别回来了。你喜欢花,就去益州,或者去江陵也是极好,我想去很久,可惜一直没这个机会,你若能康健的活着,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