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 3 章(1/3)

作品:《小良药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精彩·尽在·无名()

    小满和周攻玉的初识在很多年前,那时她十岁,周攻玉不过长她三岁。

    旁人还是玩闹惹事的孩童,而周攻玉已然是少年老成的模样,仪态举止都挑不出错来。

    他是皇后所出,本该是当之无愧的太子人选,可皇帝心中只有一个体弱的惠妃,对她所生的三皇子周定衡更是宠爱有加,时常让人猜想是否会立三皇子为储君。

    皇后因此对周攻玉严加管教,处处都要他做到最好,不能被周定衡胜去一丝一毫。

    那时他染上风寒,还是要去给父皇检查功课。

    因着周定衡擅长御射,稍有些进步便兴高采烈要给父皇展示,周攻玉当时也在,难免被拉出来比一比。若是在平日,他必不会输给周定衡,只是当日精神不济,只与他打了个平手。

    皇帝只是一时兴起,见两个儿子如此出彩,心中自是高兴,周定衡也高高兴兴,不把这些放在心里。

    只有周攻玉心中忐忑,回了宫果真被皇后一通训斥。

    “你是要当太子的人!居然和一个卑贱的舞姬之子打成平手,简直让本宫颜面大失,若下次再如此,便不用来见本宫了。”

    皇后疾言厉色一通训斥,丝毫没有在意到周攻玉的脸上有着病态的红晕,走路时的脚步都有些虚浮。

    为了能早些离去,不再听没完没了的训斥,周攻玉谎称自己要去拜访姜恒知。因为宫里有人看着,一言一行都逃不出皇后的眼睛,他只好真的出宫去了相府,佯装有问题请教。

    早春时寒气尚未消褪,畏寒的人还穿着冬袄。

    周攻玉想到相府唯一的公子姜驰顽劣得很,路上顺手买了些饴糖用来打发他。

    在相府耽搁许久,仍是不想回去面对皇后,他离开时有意绕了远路,经过那片紫藤缠绕的长廊。

    紫藤尚未开,淡紫的花苞像果实挂在藤蔓上,密密麻麻的淡紫灰白,看着也有几分雅趣。

    一个肤色苍白的小姑娘坐在那,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流泪。

    他本想装作看不见,就此走过,却未曾想那姑娘突然抬头看向他,哇得一声大哭。

    “哭什么?”周攻玉有些奇怪,却还是走过去了。

    看她的衣着和年岁,他隐约猜到了姜小满的身份。

    “我娘不喜欢我。”女孩哭得眼睛都红肿了,身边也没个仆人照料,想来是偷跑出来的。

    周攻玉就是因为不想面对皇后才到相府来,听她这么说,心头难忍酸涩。

    他唇边泛起一抹苦笑。“我娘也不喜欢我。”

    姜小满立刻就不哭了,盯着他看,疑惑地问:“你这么好看,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

    “好看吗?”

    “好看。”姜小满说着,还踮起脚摸向他。

    周攻玉惊讶到眼眸睁大,发烫的脸颊已经覆上了一片柔软,冰冰凉的。

    姜小满收回手:“你的脸好热,是生病了,你是不是很难受啊?快去喝药休息吧。”

    面前矮他许多的小丫头,稚嫩的嗓音因为哭过,还有些微哑。脸上泪痕未干,却在真诚无比地问他是不是很难受。

    若不是被她问起,可能连他都要忘了自己还在发热。第一个知道他生病,劝他喝药休息的竟是个陌生的小姑娘。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姜小满。”

    周攻玉摸了摸她的脑袋,轻笑一声:“小满,那你吃糖吗?”

    夜里传来几声咳嗽,周攻玉嗓音微哑,唤了阿肆一声。

    梦醒了,殿里是一片昏黑,没有长满紫藤花的长廊,也没有小满。

    他只穿着单薄的玉白的长衫,外搭了一件宽大的苍青大氅。

    浓黑的夜色,几乎将他吞没,隐约只能见到一个轮廓。

    凉风习习,吹起长衫一角。他披衣而起,站在了寒意凛冽的寝宫前。

    “周定衡今日去了你父皇的书房,他都知道去讨皇上欢心,你怎么不去呢?你去帮皇上处理政事,让他看看谁才最适合做这个太子。明明你才是嫡出的皇子,凭什么皇上只看得到那个贱人所出的儿子。有朝一日你登上皇位,他们母子给我的屈辱,我都会一点点讨回来。难道你不想把周定衡踩在脚下!你看看他嚣张成什么样了,简直是踩在我们的脸上!”

    皇后的话就在周攻玉脑海中不断响起,通常是苛责严厉的,时而也会歇斯底里,内容却没怎么变过。

    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她抛去一国之母的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