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倒打一耙(2/3)

作品:《禹道乾坤

弄出一个‘大误会’来。”

    伴随着笑声,彭禹如沐春风般,感觉不到任何火气。

    “你不生气?”彭禹惊讶道:“这可是你的身体。万一因为这件事,导致你彻底失宠,父子反目。到时候……”

    “你开心就好。”面具人语气中带着笑意:“你要是心里过得去,随你。”

    当然过意不去了。神皇对“昆昊”这个孩子多好啊。这些年彭禹亲身体验,才会越发愧疚,寻思着赶紧把身份还回去,成全这对父子。

    “刚才的话,应该是你改良过的。最初版本是什么?”面具人自顾自问,然后自顾自回答:

    “把自己隐瞒乾坤仙术的事,扭曲为一个孩子因为误会,从而对父亲的叛逆行为。嗯……私生子应该是后面添加的。最初想法,是对待徒弟比对儿子好,所产生的嫉妒?”

    彭禹默然。

    “看来,我猜对了?”

    “按照我一开始的利用。是‘察觉玄龙子的身份后,觉得父皇对徒弟比对儿子好。然后儿子心里嫉妒,觉得父皇不关注自己。于是故意瞒着他,不说乾坤仙术的事。’”

    “但后来为了把我卷进来,故意气他。弄出一个‘私生子’?引他发怒,然后让我赶紧把身体拿回来。再然后跟他解释,把你供出去,就说是域外天魔夺舍,刚才说的话都是假话?还是说,直接言明我在中秋宴后,身体就不是自己的?”

    面具背后笑声不断:“你倒是会想,你认为他会相信我们俩的话?”

    听到笑声,彭禹怒道:“你笑什么?我可告诉你,这锅回头要落你头上。你还不寻思怎么解释?”

    “不急啊。你都不急,我急什么?”

    面具人看到彭禹头发凌乱,随手帮他将头发重新绑好。突然问:“你巴巴将身份给我。是觉得自己不是‘昆昊’,没有代入感吗?”

    “不,是愧疚。”

    “愧疚?”

    “怎么?你觉得,我应该强占你的身份,然后安然享受你的身份所带来的一切?”

    面具人望着彭禹,从他的眼中只能看到真诚。

    的确,他就是这么想的。不该拥有的自己,不应该抢占,不然良心过不去。

    “伸出手。”

    “干什么?”一边问,彭禹一边伸出手。

    面具人不知从哪翻出一张卡片,然后写上“好人”两个字:“送你了。”

    看到这张好人卡,彭禹黑着脸,直接扔了。

    “你有没有搞清楚眼下的情况?”

    “但我并不在乎啊。这身份送你,你一辈子当‘昆昊’,我都没意见。”面具人把手一摊,很是无所谓道:“你喜欢,这身份送你。以后对神皇好点,给他老人家养老送终。”

    “我有爹。”

    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他远在地球,但自己还不至于连亲爹都不认。

    “乾元殿那位,是你爹。要养老送终,也是你的活。”

    “别这么见外嘛,你有没有想过,或许神皇是你爹的转世?”

    “哼,是不是还要来一个,你母妃是我母亲的转世?”彭禹不屑道:“这些可能我早就考虑过。我甚至考虑过,自己是不是真正的昆昊,然后中秋宴后失忆了。但……”

    “一切行为都对不上。”

    昆昊十二岁之前的行为和彭禹整个人的行为完全对不上,神皇、贵妃和他父母也对不上。

    至于灵魂什么的,彭禹也反复检查过。自己和昆昊大概率真没什么瓜葛。

    魂玉足以说明一切。

    “再说,有你在此。我也不会傻傻认为,你和我可能是一个人。”

    这面具人性格太恶劣了,别说对比自己,就算对比昆昊十二岁之前的冷漠古板,也完全是两个人。

    所以,彭禹暗搓搓怀疑,这家伙当年是闷骚。

    明面上表情没有,但暗里各种心理活动。

    “或许是先有昆昊,再有彭禹呢?比如你的灵魂在中毒后穿越,然后在地球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这样想,你是不是就能安心当‘昆昊’了?”

    “那么,你又是谁?你不是‘昆昊’?还是说,灵皇留在镜宫中的分灵?”

    “……”

    面具人沉默许久,没有回应。

    就在彭禹想要进一步逼迫追问,他听到昭元殿的大门被人踹开。

    “看样子,他的怒气不好平啊。”面具人站起来:“自己惹出来的,自己想办法解决。”

    “另外,你寻思把身体还我,是不是应该把‘绝神酒’先解了?那玩意在身上,你还给我,是想看我死吗?”

    面具人飘然离去,留下最后一句话:“要是想找灵皇分灵,先把那几个怪谈解开。”

    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