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四阿哥端着茶,愣了一下,心里就道:这是刚刚才从东北回来,就要南巡啊?

    皇阿玛这也太……

    ……

    四贝勒府里,弘晖带着个东北的大皮帽就到处跑,宁樱生怕他摔着了,让奴才们跟在后面就道:“慢些!”

    弘晖刹住脚,点头道:“额娘,我知道,放心!”

    他一点头,大大的帽子就往下一滑,瞬间遮住了他的小脑袋。

    弘晖举起双手把帽子往上直推,然后在旁边坐了下来,开始专心致志的扣额头正中间的宝石。

    一大块碧绿碧绿的宝石,就着阳光,泛出湛碧的光芒。

    自打四阿哥一回府,宋格格就不像之前过来的那么频繁了。

    连带着大格格,也被拘在屋子里整天练着写字,没往弘晖这里来了。

    弘晖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小椅子上,过了一会儿,看小馄饨进来了,于是将那顶皮帽向小馄饨的脑袋上一扣。

    小馄饨“汪!”地小声叫了一下,很不给面子地将小狗头一甩,就把皮毛甩开了。

    弘晖有点失望,转过头对宁樱就拖长了声音道:“额娘,什么时候我才能和弟弟妹妹见面啊?”

    宁樱正在低头缝将来宝宝热要用到的小垫子,听见这话,抬起头就冲着弘晖笑了笑,问他:“那弘晖是想要小弟弟,还是想要小妹妹呢?”

    弘晖犹豫了一下,坐在椅子上就扭了一下小身子,背转过去,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啊!这真是个让人为难的问题!

    他想了半天,才道:“还是小妹妹吧,我带着妹妹玩。”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站起了身,走到那一箱子玩具旁边,伸手进去就摸出来两只小银船。

    这小银船做得极其精巧,是孩子们一看就会喜欢的玩具。

    弘晖举着两只小胖手,一手一只船,拿在手里就模拟出风声、水声,战斗声:“呼~~~~!刷——!砰砰!”

    他自己一边玩,一边就跑到了宁樱身边,大声道:“额娘,看我!看我!”

    宁樱在旁边看着,一边看,一边就忍不住微笑着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

    一个孩子,确实是很孤单的。难怪四阿哥之前就提过——说等弘晖、弘昐再长大些,可以找些宗室子弟进来陪伴读书。

    果然,弘晖玩了一会儿,就觉得小胳膊酸了。

    他拽着宁樱的袖子扭扭蹭蹭,抱着额娘的腿要往上爬。

    宁樱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放下了手中的针线,将儿子抱在怀里。

    “额娘,我想听故事。”弘晖搂住她的脖子,前后晃悠着小胖腿就道。

    宁樱垂下眼,眼神落在儿子手中紧紧握着的小银船上,又想到儿子刚才模拟两方作战,不亦乐乎的情形。

    她忽然就灵机一动,摸了摸弘晖的脑袋道:“那额娘给你讲个故事吧,叫做‘草船借箭’”

    宁樱说了一半,就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故事的情节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还是太复杂了。

    但是没想到,她一低头,就看见弘晖把小银船拢在怀里,眼睛一眨不眨地抬头看着她,听得聚精会神。

    ……

    转眼终于到了七月里,将近宁樱临产的日子了。

    她这肚子现在已经很大了,走动的时候都有些吃力。

    太医来的次数越发频繁,四阿哥也尽量会多往这儿来陪她。

    其他如接生嬷嬷,乳母,水妈等,更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万事俱备,只待东风。

    毕竟是第二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再加上太医说腹中孩子一切都好,宁樱的心情也就不如第一胎那么紧张了。

    她其实是隐隐地有些预感的——这一次怀的孩子在肚子中比较文静。

    即使有些动作,也不过小打小闹,不像怀弘晖的时候,被折腾得总是孕吐。

    说不准就是个女孩子。

    如此,便就凑成了一对儿女双全。

    ……

    贝勒府里,李侧福晋和福晋院子都设了小佛堂。

    紫禁城的永和宫也有。

    香火常年不断。

    四阿哥前脚在朝堂之上,后面转身去看德妃娘娘的时候,正好撞上德妃在拜佛。

    四阿哥跟在她后面,就在小佛堂里虔诚的上了香。

    希望神灵保佑,让樱儿在这一次生产中,一切平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