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裂隙(2/3)

作品:《闻香识皇后

 明湘坐在他怀里,垂眸道:“我想知道她为何总给我送东西。”

    赵据勾唇一笑,“或许是和孤一般地喜欢你。”

    他说着,去吻她,手指扯开她衣裙。

    明湘心尖一颤,知道他无话了。

    他只问了德妃的事情,却不提今早她见到冯宛的事情,也说明他从始至终都不肯去正视他们之间的问题。

    她甚至有点怕他了。

    因昨夜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

    若是平常,他不会要的那么凶,可是如今他……

    折腾到半夜,榻上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她浑身都发酸,指尖都懒得动一下,甚至怀疑赵据是有意折磨她,故意以这种方式让她安分下来。

    赵据亲了亲她,微微用力。

    明湘哭着道:“别了。”

    然而还是没用。

    最后那一刻,明湘问他,“能不能别让那些人跟着我了?”

    她知道这是他最容易心软的时候。

    赵据亲昵又坚定地拒绝道:“乖一点,明湘。”

    第二日明湘起的比往常更晚。

    她坐在床榻上,盯着自己的掌心半晌,直到花梨不忍心叫她了,她才慢慢爬起来。

    用完膳食,她就慢吞吞带着人去了德妃的清欢殿。

    当然,后面还是跟着一群盯梢的人。

    德妃在门口迎她,见到这阵仗,小脸吓得血色全无。

    “娘、娘娘请进。”

    明湘知道德妃年纪比她还要小。

    唐楚楚大约在十一岁就入了宫,那时候赵据懒得理她,也就一直没有管她。

    明湘朝她微笑道:“我可以进去吗?”

    唐楚楚胆战心惊点了点头。

    她生的稚嫩清秀,模样看起来比真实年纪还要小一些。

    她被困在深宫那么多年,身上多了一分她这个年纪少有人会有的沉寂。

    整个清欢殿给明湘的感觉就是沉寂。

    清欢殿其实很大,比明湘最开始入住的薰仪殿大多了,然而服侍的人很少,宫人也大都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

    整个宫殿里,有许多阴暗的角落无人擦拭,仿佛生长着无数属于暗夜的细小生物,窸窣作响。

    唐楚楚看到明湘在四处打量,羞涩道:“让娘娘见笑了。”

    她亲自捧着一杯热茶给明湘。

    明湘一眼望过去,两人的茶杯都是用的上好白瓷,只是她用的完好无损,德妃用的却多了一个缺口。

    “你为何整日送东西到我那里?”

    和清欢殿这里的陈旧腐朽不同,德妃送到文华殿的东西,无一不是珍品。

    唐楚楚一怔,低声道:“我在宫里很寂寞,那日娘娘送给我了折扇……我也想对娘娘好……”

    明湘沉默。

    她看到唐楚楚说了这话后,耳根都红透了,便知道这话是真的。

    她一时间有点想笑,一时间心里又冒出来一个声音冷冷嘲讽。

    【只不过是一个柔弱无害的唐楚楚就让你草木皆兵,若是换了其他人呢。】

    她沉默了下去。

    她的沉默让德妃有点惶恐,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不安地捏着衣角。

    忽然,宫殿的角落里冒出了什么东西,明湘带进来的女卫下意识踩了一脚。

    明湘抬头看过去,吓了一跳,竟是一只老鼠被女卫踩死了,地上还留着一滩模糊的血。

    “老鼠?”

    德妃反应比她还大,猛地站了起来,尖叫出声。

    “血!是血!!啊——”

    她的贴身婢女猛地抱住了她的腰身。

    “娘娘别害怕,没有死人,没有死人!”

    “我怕!我怕!”

    明湘见此,浑身一凉。

    她冷冷看向那个踩死老鼠的女卫,“你们先出去!”

    青戈蹙眉道:“不行,娘娘,陛下说了我们要——”

    明湘冷冷看着她,“你没看到德妃吓坏了吗?”

    青戈沉默。

    明湘道:“你们若是不听我的话,我在换一批人便是。”

    青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带着人出去了。

    唐楚楚在自己宫人怀里哭的可怜至极。

    明湘轻声道:“怎么了,德妃?”

    唐楚楚不语,只是眼红的像是兔子一般哽咽。

    婢女轻声解释道:“娘娘见不了血的。”

    明湘一怔,看向花梨。

    花梨在宫里时间比她久,趁着青戈等人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