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小兽(1/3)

作品:《闻香识皇后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梓华宫里黑暗而安静, 宛如四周充盈着浓郁不化的墨。

    月光如纱织,冰凉清冷,映入残破的窗, 成为这里唯一的光亮。

    凤履踩在地砖上, 几近无声, 明湘的影子在月光下斜斜拉长,遁入寂静。

    她停了下来,因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这里一切都如此安静, 仿佛除了她再没有其他活物。

    倘若不是地面上有许多破碎的器具, 她都怀疑,这是不是只是一场幻觉。

    她抿住唇,忽然呼吸一轻。

    有滴滴答答的声音传来。

    就像是雨夜的最末,宛如溪流的落雨沿着屋檐滴滴答答坠落在地上。

    她眼圈蓦地一红,顺着那声音, 提着裙子奔了过去。

    这次她听到了粗重的喘息声。

    然后感觉到一道冰冷警惕的视线,牢牢攫住了自己。

    伴随着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她心中一颤,看不清他如今是什么样子。

    却看到了一盏不知什么时候被遗弃的宫灯。

    她用同样被扔在一边的火折子点燃了宫灯。

    “噗嗤”一声,火苗在黑夜中腾起。

    那既带给她光亮,又带给她温热。

    同样让她看清了对面的人。

    他不知何时,面庞愈发清瘦峻峭,轮廓冷厉深邃。

    他瞳眸犹如兽类, 盯着她的目光冰冷陌生, 警惕防备。

    他手腕脚腕,身上各处关节, 被厚重沉重的锁链重重桎梏在墙上, 那机关深深钻入墙体, 犹如罪恶的囚笼, 牢牢束缚住他。

    像是惩罚一个罪人一样。

    她这才发现,仅仅是那么几天的疏离,他便在无声无息地发生改变。

    如果不是她发现,他准备要瞒着她什么时候?

    几乎是见到他那一刻,看到那冰冷阴暗的铁链,她就泪如雨下。

    她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无声无息地哭。

    赵据在她眼里,一向是冷漠高傲、尊贵矜持的,她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把自己关在无人的宫殿里,像是犯人一般用铁链禁锢自己。

    而她从来不知道。

    她越哭越厉害,不住抽噎。

    哭了半晌,她又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她走到他身边,吃力地搬开他身上的铁链。

    她知道这里一定有什么机关存在,才能让赵据自己锁住自己。

    她哭的样子又可怜又好笑,她搬开他身上铁链的样子笨拙又认真。

    这让赵据的眸光中的冰冷渐渐化开。

    “你是谁?为何要帮我?”

    他忽然问道。

    明湘一震,不明白他为何要问出这句话。

    赵据盯着她,一字一顿慢慢道:“我们认识吗?”

    贺淼说,赵据现在是疯子。

    明湘哭的更厉害了些,“我们认识。”

    赵据冷冷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不想离开吗?”她反问道,沾着泪水的眼眸一瞬不瞬望着他。

    他心中不知为何,骤然一痛。

    不动声色移开目光,他答:“我不想。”

    “为什么?”

    赵据停了会儿,他眉头紧紧蹙起,眼底泛起血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他的模样让明湘不敢再多问。

    可赵据却淡漠道:“卫皇后害死了我阿娘,我什么都做不了。”

    明湘通过他的话,大概了解了他现在记忆停留在什么时候。

    她凑上前,用他的衣袖擦了擦脸。

    赵据眉头蓦地蹙起,冷冷看着她,似乎是嫌弃,但不知为何没说出口。

    明湘哑声道:“你可以去找别人,你的舅舅不会帮你吗?”

    明湘知道,赵据一向很器重何晟。

    这些年赵家皇室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枝叶,赵据血缘最近的,或许就是何晟一家了。

    赵据嗤笑一声,“他是个胆小鬼。”

    “淑妃那女人和卫皇后沆瀣一气、蛇鼠一窝,父亲,父亲他根本不会管这件事,甚至连大哥都没了……”

    “他们都没了……他们都该死……”

    他声音恨意凛然又颤抖,仿佛是从牙缝中钻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