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安抚(1/3)

作品:《闻香识皇后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虞夫人居所。

    虞夫人没有发现刚才的细节, 只是满面忧心道:“明湘,你可知道陛下为何说那种话?”

    明湘收起刚才心中那股酸涩,慢慢摇摇头。

    她基本上没有在赵据面前提起过虞明琼。

    “那徐遁那件事, 是你在陛下面前求情了吗?”她殷切地望着明湘。

    明湘轻声道:“是。”

    虞夫人感慨道:“你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 比我想象中重要的多。”

    “母亲在想, 会不会是徐遁惹怒了陛下,导致陛下也不喜欢明琼了?明湘,你和明琼是姐妹, 若有时间, 不如多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闻言,虞明琼心中不由一声冷笑,她现在才知道为何刚才自己无法进正堂,原来是陛下不愿意见她。她开始怀疑,或许虞明湘才是这背后的所有推手, 偏偏她还装的一副无辜单纯的模样,骗了所有人!

    果然,明湘羽睫低垂道:“陛下不喜欢我提家人。”

    上次还是她生病了才见了一面父亲。

    这在虞明琼看来便是拒绝了。

    虞明琼抱着虞夫人手臂,看了一眼明湘,跟虞夫人亲切撒娇道:“我们家里的事情,何必让外人掺和,母亲就不要难为贵妃了。”

    既然和虞明湘做不成姐妹, 虞明琼宁愿牢牢把握住家里的人。

    “这……”虞夫人有些迟疑。

    “我也想问一个问题。”明湘压抑住嗓中汹涌奔出的酸胀, 望着明琼轻声道,“徐遁那日拿着父亲折的纸蟋蟀来找我, 那蟋蟀是从哪里来的?”

    面对明湘的目光, 虞明琼坦然笑道:“自然是父亲给我叠的。我走失这么多年, 父亲总是想着要补偿我, 便给我折了这种小玩意玩,若是旁人我未必愿意给他,可徐遁是我未婚夫婿……哈哈,父亲可能还当我是小孩子。”

    明湘紧紧抿着唇,忽然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她开始觉得,或许从一开始,她对后宫感到陌生和恐惧,所以她对家的幻想夹杂了过多的美化。

    她视若珍宝的家人,也许并不觉得她有多么重要。没有她,他们同样过得很好。

    他们可以为了补偿明琼,把明湘的院子给明琼住,把明湘的陪嫁送给明琼,把明湘的婚事给了明琼,甚至把明湘送进宫里。明湘不知道重要意味着什么,但种种迹象表明,在父母心中,她的地位大概是不如虞明琼的。

    也是了,一个不过是出于道义才养了那么多年的假女儿,另一个却是盼星星盼月亮才盼回来的真女儿,这怎么能一样?

    知女莫若母,她的异常被虞夫人发现了,虞夫人看到她忽然安静了下去,不安道:“怎么了明湘,这有什么问题吗?”

    明湘望着虞夫人,眼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声音都在发颤,含着一丝哭腔道:“姐姐年纪比我还大,她在你们眼里还是小孩子,我就不是了吗?”

    所以被送到宫里的人是她。

    所以被抢走了那么多还要求忍让的是她。

    所以他们给明琼折纸蟋蟀不给她叠。

    明湘知道自己是无理取闹,因为哪怕虞崇敬真想给她叠蟋蟀,他也没法送到宫里去。

    可她就是委屈,就是怨怼,就是难过,就是想无理取闹。

    她以为自己一直是父母的乖女儿,她以为自己顾全大局,从来不怨恨为什么明琼回来后,要抢走她的婢女,她的院子,她的未婚夫。

    可这一刻她知道了,原来她也有隐瞒在心底的妒意、失望与委屈。

    她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乖巧、懂事和强大。

    “明湘……”听了她的话,虞夫人身子一颤,似乎被触动,忍不住去看她神情。

    明琼看着她,只觉得眼前的人虽然是贵妃了,却又单纯的可怜。

    她不过有意为之的几个动作、几句话,就让她流露出内心的怨怼,呵,她以前还以为虞明湘是真的圣人,她之前那么欺负她,她真的不委屈呢。

    明湘别过脸,躲过了虞夫人的打量。

    她抿唇道:“我要去见林婆婆,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

    或许她只能在林婆婆那里才能得到一丝安慰。

    夜空中星斗密布,月光犹如纱织,温柔地覆盖了大地。

    明湘回到了自己入宫前住的那个破旧的小院子。

    老旧的房门依旧在夜风中吱嘎作响,残破了半边的布帘随风摇摆,半旧的梳妆台上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