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药引(1/2)

作品:《闻香识皇后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明湘看到门前立着一个蓝裙女子,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哭的伤心极了。

    她还混沌着的脑袋瓜顿时清明了许多,无辜道:“发生什么了?”

    宇文雪眼中闪过一丝难堪和艳羡,她喃喃道:“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她抹了抹眼泪,跺了下脚,跑了出去。

    明湘一脸懵地望向另外一个姑娘。

    莲衣屈膝行礼,勉强道:“打扰美人了。”

    她紧随着宇文雪走了出去。

    国师府牡丹园旁边的花廊里,宇文雪坐在栏杆上,不停地抹眼泪。

    莲衣递过去一张手帕道:“姑娘是怎么了,突然哭了起来。”

    那美人虽然美如画中仙,却也不至于把见过世面的宇文雪给惊哭了。

    宇文雪狠狠吸了一下鼻涕,难过道:“太过分了!”

    “是什么过分?”

    难不成是觉得自身受到了威胁?

    宇文雪恨恨道:“她长得太好看了,我现在可算是明白什么叫作‘我见犹怜’了!”

    莲衣:“……?”

    宇文雪抽了两下,想起那姑娘桃花般的美丽眼眸,盈盈望过来时的轻灵模样。

    想起她玉雪般柔软的脸颊,那细腻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狠狠捏一捏。

    想起她软软糯糯的嗓音,仿佛像是羽毛般在她心尖里挠来挠去。

    宇文雪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颜控,明湘一不小心,完全戳中了她所有的萌点。

    可是……她们是情敌啊!

    宇文雪捂着脸,心中懊丧不已。

    这才是她为什么哭了的原因。

    这么可爱的人儿为什么偏偏与她为敌,又为什么要属于赵据呢?

    某处荒僻别院。

    唐辙咳出一口老血。

    他缓了片刻,才恢复了气力和精神。

    只是此时他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疯狂了。

    他有气无力道:“你想知道大皇子的死是不是有隐情,对吧?”

    赵据冷淡地盯着他。

    唐辙嘿嘿一笑,似是幸灾乐祸,“赵据你恐怕还恨着卫皇后吧,你一直以为是卫皇后蛊惑了先帝,才让何贵妃死的那么惨。可实际上,就像是我说的那样,真相往往更加残酷。”

    “先帝身体虚弱,为了追求长生,沉迷丹药。”

    “卫皇后杀死了何贵妃。”

    “大皇子跪在先帝殿前跪了一夜,人忽然就发了高烧没了,你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他的尸身就被运出了宫。”

    “我父亲都猜测过这其中的联系,你就没有联想过吗?”

    一把冰冷的刀忽然顶在了唐辙脖子上,锋锐的刀骤然划出一丝血痕。

    “孤再给你三句话的机会。”

    他声音森冷道。

    唐辙哈哈笑道:“别急啊,我死了就没有人告诉你真相了!我的陛下,你为了抓我,都故意给我留破绽让刺客能刺杀你,你怎么就没有耐心听下去呢?”

    “先帝他是要续命啊,他听方士说,以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母子血肉为药引,方可延年益寿。”

    “说来何贵妃可真是太惨了,卫皇后和冯淑妃恰好都没有子嗣,其他皇子的生母也都不在了。哈哈,没有先帝的默许,卫皇后怎么会这么做呢?!要不是这个原因,何贵妃估计也不会受“梳洗”之刑了,不过这就是报应,何贵妃生了你这么个孽种,活该——”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的头已经不在脖颈上了。

    三句话的机会没了。

    那脑袋咕噜噜滚了两圈,露出了白花花的浆质。

    赵据盯着那团血肉,忽然有种欲吐的反胃感,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颠倒。

    “陛下!”

    贺淼连忙扶住他。

    赵据抬头看着他。

    贺淼猛地见到了他眼中浓烈的血红色,浑身一僵,下意识松开了手。

    赵据手捂住额头,这一刻,只觉得头脑中有一把生锈的钝刀在翻搅、切割、碾磨。

    他眼前蓦然冒出来许多凌乱的画面。

    十五岁的时候,将冯氏囚禁在寿安宫。

    十三岁的时候,与冯氏密谋伏杀了野心勃勃的唐陆。

    十岁的时候,隔着重重雪白的华幔,他冷冷注视着那沾着血的纯黑灵柩,第一次坐在了王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