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目光(1/3)

作品:《闻香识皇后

    【阅友小说网 www.cdchunlei.com】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文华殿,国师宇文哲刚走进去,就见到龙武卫指挥使贺淼黑着一张脸,拖着一个歪脖子的宫人往外走。

    鲜血在冰冷华丽的地砖上拖出一道猩红的痕迹,紧接着,立刻被跟在他身后的宫人擦得一干二净。

    而那死透了的宫人舌头吐出,鼓出的眼球里仿佛还残留着恐怖和不甘,惨不忍睹。

    见到此景,国师连忙闪开,像是在躲避什么。

    果不其然,下一刻,贺淼猿臂一舒,就把那脖骨断了的宫人倒挂在了文华殿门前,鲜血顺着那宫人脖颈处滴滴答答往下落,不久文华殿前就汇聚了一滩血水,像是落雨溅在屋檐上积水一般。

    只不过此情此景,比下雨要可怖凄惨多了。

    宇文哲长叹一声,要不是他整天为了皇帝的病往文华殿跑,还真是受不了这血腥的一幕。

    还好血污没有染脏了他今日的新袍。

    大殿中央冰冷辉煌的王座上,坐着一个一身华丽玄衣的男子。

    他一条腿半搭在王座上,手指烦躁地揉着太阳穴,似是感受到什么,抬起一双幽深墨瞳,冷冷盯着宇文哲。

    那目光就像是饿极了的狼见到羊羔一般阴鸷,吓出了宇文哲一身冷汗。

    要不是还记得自己是国师,这个时候恐怕他就要学文华殿那些宫人一样,鹌鹑似的跪在皇帝面前了。

    赵据抬起手,指了指宇文哲。

    宇文哲心领神会,连忙小跑开,距离赵据又远了些。

    “孤想,你现在应该有解决的办法了。”

    赵据漠然道。

    他没说没办法会怎样。

    毕竟文华殿前面已经挂过不少大臣了,再挂一个国师也很正常。

    宇文哲能在皇帝身边活那么久,靠的就是惜命的本事,立刻开口道:“臣、臣听闻北蛮有一神药名为‘天香’,臣查阅古籍又去钻研了太医院留下的医书,确定北蛮的神药可以医治陛下的头疾。”

    当官的或多或少会有点官腔,可在赵据面前,转弯抹角打官腔的都挂在文华殿前了。

    宇文哲深知赵据耐性有多差,因此直接汇报了结果。

    “你要多久才能得到它?”

    宇文哲诚实答道:“少则半年,多则三年。”

    赵据勾了勾唇,在堆满奏折的案前屈指虚敲几下,“宇文国师,你是让孤再等你三年?”

    这话一出,宇文哲只觉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他结结巴巴道:“臣、臣一定会不惜性命,为陛下取得神药,至于陛下,陛下在此期间可以通过按摩头部穴位来缓解头疾……”

    赵据冷笑道:“你没看清刚才贺淼拖出去的是谁吗?”

    宇文哲一惊,细细回想,才发现那个宫人倒挂的尸体垂下来的双手十分柔嫩。

    这是……又死了一个近从啊。

    以陛下挑剔的性子,等找到合适的宫人,恐怕又要一段时间了。

    “孤没有耐性在等你三年,你要是没有办法,替你去北蛮的大有人选。”赵据冷冷道。

    宇文哲咽了一口口水,跪在赵据面前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以香入药,徐徐用之,可缓解陛下头疾,只是……”

    说到这里,他偷偷看了一眼赵据。

    只是赵据鼻子颇为灵敏,根本受不了大多数的香料的刺激气味,以至于前朝后宫都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用香。

    而他又没有耐性去分辨这些香的味道。

    宇文哲低头看着冰冷的地砖,赵据越是一言不发,他就越是心惊胆战。

    直到赵据低喝出一声“滚”,他才连滚带爬逃了出去,只觉自己刚才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皇帝倨傲刚硬,手下的臣子是绝对不好过的。

    幸好皇帝还是给了他机会,他还能苟活半年。

    太监元宝给他递来巾子,宇文哲擦了擦满头的汗,忽又想起什么,问道:“我今日入宫,特地在家里洗刷了三遍,陛下怎么还是不肯让我近身?”

    元宝憨厚慈祥的脸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眼睛眯成一条缝道:“许是国师洗的还不够仔细。”

    宇文哲不信道:“怎么可能,我身上哪里有异味?”

    就在这时,一只浑身乌黑的八哥从文华殿深处飞了出来,落在他肩膀上停了停,又嘎嘎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一边飞还一边嫌弃怪叫道:“臭臭,臭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